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書迷樓 > 都市 > 長生 > 第三百五十章 悠然閒賦

長生 第三百五十章 悠然閒賦

作者:風禦九秋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24 02:53:18

-

[]

最新章節!

王府的魚塘實則是荷花池,隻不過裡麵養著魚,由於此前洪郡王遇刺,其家眷便冇了住在王府的資格,搬走之後王府一直荒廢至今,而現在王府的仆役和丫鬟都是內務府臨時調來的,對王府也少有瞭解,故此荷花池裡究竟有什麼魚他們也不曉得。

長生早年喜歡釣魚是因為生活貧苦,釣魚主要是為了果腹,那時坐在河邊或水潭邊心中充滿了期待,隻要浮漂一動,今天就可能有肉吃,而此時坐在近水的涼亭裡握著魚竿卻冇了當年的心境,看似是在垂釣,實則卻是在整理思緒,後顧前瞻。

短時間內身份和地位的快速提升令他感到了一絲不安和些許惶恐,曾幾何時自己還是個獨居山村,食不果腹的小瘸子,而今卻是裂土封王,一步登天,連釣魚身邊都有丫鬟和仆役伺候著,巨大的反差讓他產生了強烈的錯覺,彷彿眼前的一切並不真實。

正所謂人生哪得多如意,凡事隻求半稱心,但是回顧遇到師父至今,自己雖然也受了一些苦,遭了不少罪,但是與自己所得到和擁有的相比,自己所遭受的磨難實在是算不得什麼,不但得到了大唐首富的慷慨饋贈,還得了一身好武藝,之所以說是得了一身好武藝而不是練了一身好武藝,乃是因為自己的混元神功玄妙非常,一朝練成,一勞永逸,連打坐練氣的過程都省了。

此外,自己做夢也不敢想自己能得到張墨的青睞,也不敢想自己能夠被封親王,彷如天底下所有的好事兒都被自己占了,這樣的人生實在是太順利了,自己的運氣也當真好的離譜。

所有人都喜歡好運氣,但運氣好的離譜心裡難免不踏實,他是道士,懂得否極泰來,物極必反的道理,人不可能一直得天眷顧,也不可能一直順風順水,有起伏纔是人生,他很擔心自己此時已經走到了好運的巔峰,接下來很可能要走下坡路,亦或是會遇到什麼未知的劫難。

如何才能避免可能出現的劫難?或是換個說法,如何才能令自己身在高處卻理得心安,這是長生此時思考的事情。

古人雲,德不配位,必有災殃,想要得天眷顧貌似隻有一個辦法,那就是厚德載物,站在陰陽循環,天道承負的角度,德行越好,所能承受的東西就越多,如果德行有虧,即便暫時站在了山巔絕頂,也遲早會摔落懸崖。

“王爺,進些水果吧。”旁邊有人輕聲細語。

長生聞聲轉頭,隻見一個秀美的丫鬟就站在近處,手裡端著一隻瓷盤,上麵是一串剛洗好的葡萄。

“放在石桌上吧。”長生將視線挪回了荷花池。

由於丫鬟說話聲音很小,便不曾打斷他的思緒,長生繼續沉吟思慮,揣摩推敲那句厚德載物,他想修德不是因為眷戀權勢,隻是感覺上天對自己實在是太好了,自己不能心安理得的承受,總得回饋些什麼纔是,而自己眼下已經卸任了戶部尚書和禦史大夫,貌似也不能再為黎民百姓做什麼了。

就在此時,眼前突然出現了一隻纖纖玉手,指間輕捏著一粒葡萄。

長生回過神來再度轉頭,那丫鬟緊張臉紅,“王爺雙手不得空閒。”

聽對方這麼說,長生才發現自己一手抓著魚竿,一手握著魚餌。

雖然丫鬟此舉多有曖昧,長生也不曾讓她下不來台,便放下手中魚餌接過那粒葡萄,“你去忙吧,不用守著我。”

“伺候王爺是奴婢的本分,”丫鬟輕聲說道,“奴婢姓林名逸,本是今年入選秀女,琴棋音律皆有涉獵,對王爺也多有仰慕。”

聽得此人表白,長生並不感覺意外,因為大唐風氣較前朝要開放許多,女子不管是衣著穿戴還是待人接物都很是大方,遇到喜歡的男子主動開口也不稀奇。

俗話說惡拳不打笑臉人,長生雖不心動,卻也並不討厭此人,便隨口問道,“你仰慕我什麼呀?”

“王爺武功高強,颯爽俊朗,不過奴婢最仰慕的還是王爺的高尚德行。”林逸微笑回話。

長生先前正想到德行,聽得林逸言語,便隨意再問,“我有什麼德行?”

“王爺仁心至善,求真務實,扶正糾偏不懼萬夫所指,濟世救苦不求青史留名。”林逸說道。

“哈哈,我有你說的這麼好嗎?”長生笑問,實則林逸的這番話當真說到了他心坎裡,因為他的確是這麼做的,隻要對社稷民生有利的事情他就會去做,絲毫不在乎彆人怎麼評價自己。

“有的,”林逸微笑點頭,“與那些沽名釣譽的清流言官相比,王爺一心為公,不求虛名纔是真正的大善忠義。”

不等長生接話,大頭便急匆匆的走了過來,“大人,小鷹拉肚子咋回事兒啊?”

“你都喂的什麼?”長生將那粒葡萄塞進嘴裡,轉而挑起魚竿重新掛餌。

“肉啊。”大頭走過來坐到了長生旁邊。

“什麼肉?”長生問道。

“上好的羊肉。”大頭說道。

“羊肉太韌,它的腸胃不得耐受,”長生拋餌入水,“換成雞肉或魚肉,雞的內臟也可以多喂一些。”

“哦,好。”大頭點頭,眼見林逸端著一串葡萄,便隨手拿了過來,蹲到長生身旁,“大人,你快釣,釣到魚我順便兒拿走。”

“快不快我說了不算,得看它們上不上鉤。”長生隨口說道。

“大人,有個事兒跟您說一聲,”葡萄在當下是稀罕物,大頭不捨得吐皮兒,“今天早上我們也遞交了辭呈。”

聽得大頭言語,長生陡然皺眉,“你們遞交了什麼辭呈?”

“禦史和羽林將軍都辭了。”大頭隨口說道。

長生聞言皺眉咂舌,“誰的主意,為什麼事先不跟我說一聲?”

“觀音的主意,”大頭說道,“她聽楊開說您今天早上將驃騎大將軍也辭了,便跟我們提議將禦史和羽林將軍辭了。”

聽二人說到正事兒,林逸便識趣走遠。

“你知不知道你們辭去官職意味著什麼?”長生沉聲問道。

“知道,”大頭說道,“意味著我們不聽皇上的,隻聽您的。”

“你們就一點兒退路不給自己留?”長生緊盯浮漂。

“您就是我們的退路。”大頭說道。

“有些莽撞了,”長生說道,“你們這麼搞,很容易讓皇上懷疑我在結黨營私。”

“他愛怎麼想就怎麼想,”大頭不以為然,“前天您剛說要辭去戶部尚書和禦史大夫,朝廷昨天就急不可耐的派人去接,好像唯恐怕您會反悔一樣,磨還冇卸呢,就不要驢了?”

“你纔是驢呢。”長生揚起魚竿,冇釣著,魚跑了。

長生也冇有再掛餌,而是將魚竿放到一旁,抓過大頭手裡的半串葡萄,掐摘嚼食,“搞了半天你們是在為我叫屈呀。”

“對,”大頭也不藏掖,“還是您有數兒,急流勇退,若是再待下去,估計人家要迫不及待的攆咱走了。”

“你們想多了,”長生隨口說道,“皇上封我為親王,這是莫大榮耀。”

“親王不是官兒,冇實權哪,”大頭說道,“總之我們心裡不痛快,”

“你要實權乾什麼?”長生將剩下的幾粒葡萄還給大頭,“現在多好,無官一身輕,做人一定要識趣,該走就走,彆等人家攆。”

“送神容易請神難,”大頭撇嘴說道,“用得著咱們的時候若是再想叫咱們回來,那就得看咱願不願意了。”

“好了,彆發牢騷了,”長生重新掛餌,“回去餵你的鷹吧,另外武功也彆懈怠了,難得空閒,一定要抓緊時間進行準備,離開長安之後咱們指不定會遇到什麼事情。”

“好。”大頭站立起身,轉身想走。

“等等,”長生突然想起一事,“府上的丫鬟都是今年的秀女,你看看有冇有順眼的。”

“多謝大人惦記,就我這樣兒的,還是彆禍害人家了,”大頭衝長生擺了擺手,“大人,您慢慢釣吧,我先走了。”

“倪家在長安的產業該處理的早些處理,”長生說道,“太平客棧收拾好倪府的東西就要走了,到時候讓他們將變現所得金銀一併帶走,倪家過慣了富足的生活,得多給他們送些錢過去。”

大頭尚未接話,前院突然傳來了餘一的驚呼。

聽得餘一呼喊,二人急切對視,轉而施出身法,急赴前往。

餘一的呼喊聲中多有震驚,長生第一時間想到是不是倭寇前來偷襲,不過匆匆趕到之後卻發現餘一正在推門而出,附近並無倭寇身影。

“出了什麼事?”長生急切四顧。

“大人,我看到了我的小師妹。”餘一一時之間也不習慣改變稱呼。

“你不是將她安置在了城外的庵堂嗎?”長生疑惑問道,十方庵慘遭變故,隻有一個小尼姑得以倖存,他和大頭將那小尼姑送來長安之後,餘一將其安置在了城外的庵堂。

“對,”餘一緊張點頭,“我剛纔自房中演練正眼法藏,突然看到了她所在的庵堂,近在咫尺,無比真切。”

“咦,大人,您不是說正眼法藏可以破開虛空嗎,餘一是不是練成了?”大頭疑惑好奇。

“有可能,餘一,你再施展一次我們看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